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龙院记忆 >> 校友文章 >> 正文

向日葵的春天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8-03-22 [来源]: [浏览次数]:

宋楠楠(12广电)

我是扎根在这片土地的向日葵种子,其他花种子也像我一样静静地等待寒冬的过去,极想从这冰冷而又温暖的土地里钻出个头来。但这仿佛从吝啬的商人口袋中摸出金子一样的困难,我们仍栖息在寒冬的日子里。

美艳的花往往最能赶上春天的脚步。在冬日过后,我们都承搭着开往春天的地铁,想要到达目的地。窗外的白茧破裂开了,蝶脱茧而出;路旁被春泥滋润的树都吐出了鲜绿的芽,这都是到达春天的景象,是春的生生不息。应该没有什么比上一年的寒冬更难过去的吧?新的春让我更渴望发芽了。

可是此时,一个路过的行人无意中踩到了我。在花丛中,同一片土壤,同一片天空下,同样的我们。在这所有相似的条件下,我竟然无法发芽了。我的身体扭曲了,像一条被人拉到极限的弹簧一样。我看着丛中的种子都迫不及待地发了芽,我感受着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远方的牧人又吹响了笛子,在群山中回响,也许在唤牛羊们回家吧。

我匍匐在日光下,没敢抬头去接受阳光的洗礼,我也害怕身旁美丽的花朵弯腰低瞧我的存在。曾经的我是那么骄傲,对着艳阳高歌。但是此时,我时常忘记外边的世界是春天还是冬天。黄昏的时候,云霞在天边沉落,红得糜烂又放纵。我是那么渴望那种虚幻的光,遥远的天边又传来牧笛声,惊醒了鸽子和黑夜。月光浮起,残阳遁灭的时候,我在想我是否只能深埋在地底。远方有旷野和草原,有延绵的河和山脉。而我只是深埋在这一片土壤里的被踩压在地里的种子,连残阳也笑我灰得憔悴。

没有人告诉过我,我可以像其他花儿一样美艳。而在我折了腰后就更加不敢痴想。我不敢去祈求多一滴雨水的滋润与多一阵日光的照耀。也许连这土地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容不了我。偏偏此时,太阳带着她的刺痛与温暖到来了。她用她的一双无形的手使劲地将我从地里抽出来,我钻得更深,但她用自己倔强而有力的手拔出我。我仔细地感觉她手指和关节,像一个十七八岁女生一样温柔与坚定,我还记得太阳她像蓝宝石一样的性格,强烈的光芒,很多时候会像一只骄傲又高贵的孔雀,而此时,她是一块吸走我所有绝望的海绵。

“越是绝望,你就越要活得精彩。没有人会在意你是否美艳惊人,除了你自己。其实最悲哀的是,你永远绝望了。”太阳没有离开,雨水就来了。她如以往一般温柔地梳理我的根,还是如往亲切。她一分一秒的滋润我长大,从前我和其他种子一样爱梦、躁动,是她鼓励和教导我。每一滴雨水,都是爱。

盛开的花儿有时会掉落一两片如婴儿的肌肤一般柔软的花瓣,像是在给我营养和关心;雨水给了我爱与释然;阳光给了我勇气与力量。他们都仿佛告诉我:“生活并没有那么糟。种子在默默长大。”我本以为,命运淡褪了生命的色彩,瞳孔变成了死灰,爱是凝固的。但是,即使是一棵苍老的枯树,也许里面还睡着一个正在作美梦的孩子。

“春天快要过去了……”过往的人们说。花丛里扔氤氲着朦胧的香气。光阴的河岸响起了歌声,和谐的夏天来了,连空气都是新绿的。只要选择了坚强,时间总会冲走那些不幸的船舶的残骸。

“春天去了,早败的花朵都掉落了。”

“嗯。但是向日葵还没开呢。”


上一条:心的方向

下一条:我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