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龙院记忆 >> 校友文章 >> 正文

遗梦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8-03-22 [来源]: [浏览次数]:

  周智鹏(13级汉语言非师班) 

(今似悟,当代诗歌,症结于音节与意义之脱裂。)

(一)遗梦

多年后,夜空中还残留几处清冷的坟包


我依稀想起那天星空下的夜游

山的坚毅,水的温柔

这一路走得太黑

星星也不曾为它祈祷


妈妈,多浇些水吧

盆里的星月枯了

爸爸,拿起打火机吧

——我梦中氤氲的萤火


多年前,夜幕上挂满青红的酸枣


我还记得那辆摩托

载着三个人的欢笑

前头如山的脊背,后头如水的胸怀

让我依靠,将我拥抱


母亲,请您坐坐!

那桶流光已溢出双眸

父亲,请您放下!

——那焦黄的枯指,熏黑了我的眼角


多年了,夜的火化场成就一次又一次的殉道


我在想,如果那辆摩托还在,

我们还能去探寻梦的窟巢。

我在想,如果那片星空还在,

我还能撒撒娇,躲进它的襁褓。


我们仨早忘了启程的深祝

那时,他们无暇关注漫野蛙鸣的粘稠

当他们的眼帘映入不同的天空时,

我成了一道永恒的鸿沟。



(二)剪影·中山街


阿婆持汤勺的手又抖了抖

中山街的清梦揉捏成一根根柔韧的粉

清汤粉的热气徐徐升腾,颤颤悠悠

在阿婆褶皱的面庞上缓缓游走

浸湿了每一道纵横斑驳的纹路

氤氲出睁开惺忪睡眼的中山街道


摊子前摆好架势的大爷的一声吆喝

惊退了迟迟流连在雾霭中的残星

秋冬的寒霜爬满窗棂,屋顶,电线杆

三轮车和自行车展开接力赛

碾碎石板的薄霜,迸出青黄的晨曦

几粒碧翠的葱花在牛肉兜汤中浮沉

孩童们青涩的梦逐渐遗落在喧哗的一角


滚烫的汤底将为中山街沸腾一整天

吆喝声,铜铃声,儿啼声,哧溜哧溜的吸面声……

随着大锅汤上的时涨时落的水泡儿

破了又冒,蔫了又盛,幻生幻灭

那一颗颗在波浪中翻腾的牛肉丸子

像极了那个小男孩的那双眸,又大又圆

盯着冰白石板上的文士武将,神魔鬼怪,游龙舞凤……

棕黄的糖浆溶入晶莹的心窗,剔透的琥珀呵!

似乎容纳了一个世界——天堂和人间

他扯了扯父亲的袖口:“爸爸,我要!我要!”


手艺人的手,宽大粗糙,指缝绣着黑夜的颜色

在脸蛋儿皲裂、挂着鼻涕条儿的小女孩看来

是最苍劲有力的手,最魔力四射的手

它能拾起整条中山街,像堆积木一样摆弄

它能摘下天幕上的云翳,像滚棉花糖一样舞动

它还能让被窝里的梦透着淡淡的荧光

那锅汤已经凉了,浮了层油脂

滴溜溜的牛肉丸还是那般完满

完满得让人忘了它的苍老


芋子包凉了就不入味了

天上那颗火球趁着余温躲在山腰旁窥探

窄窄的街道,斜斜的树影,零零的飞燕……

踏着自行车的,摇着小锣鼓的,挑着长扁担的……

熄了火的灶台,堆积碗筷的盆池,蓄满肥腻的汁水的铁锅……

在冰凉的、暗黄的暮光的熔铸下

凝成苍黄世界中一幅暗色的、永恒的剪影

那时,阿婆的臂膀还不至于巍巍地颤摇



上一条: 藏冬断想

下一条:心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