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龙院记忆 >> 校友文章 >> 正文

藏冬断想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8-03-23 [来源]: [浏览次数]:

吴梦烨(12级外汉)

秋去冬来,又是一年,若非温度骤降,冷意席卷,只当秋意盎然。多时心中欲挣脱沉沉倦意,亦念及先贤筑梦清华园,身心俱养。“喝时间之水,见澄澈”梭罗如是说。不经自问,余见否?漫步而走,看绿树依旧,花色不减,然一指一肤,若能亲触藏冬,即感一片肃杀。

有“天目”者,方能居世傲立。然拉封丹有言:“天目非与生俱来,乃洞察世事而得”。是有观书海桑田,指点江山,如看世事百态,敢抒激昂文字,为一得;立身从行万里路,脚踏真土,耳闻社话民音,眼观闹市深巷为另一得。

先言读书。世有一庸俗大合唱,从流者不鲜,近观周遭,青春学子,熙熙攘攘投怀现代科技娱乐。噫,韩剧、小说、淘宝、游戏四贼偷盗光阴,更有“度娘”执掌思索之向,多时众人脑中俨然一片死寂,失了思想活源,遂为文作学不尽人意。古人读书为真读书,其不说身后千秋万世名,只安心作业,独品寂寞身后事,自然水到渠成,德艺双馨。我辈之读书或为假读,课上无心,课下无意,叹书馆内书香涩涩,书音寡寡,书心惨惨。再言立身从行,今之青年学子如此者不鲜,尽低头蛮干,埋头苦干,评先论优,未曾脚踏一寸真土,鲜听社话民音,一言辟之:乏了成稳担当。叹如此功名利禄心,哪堪繁杂风雨?

近来,我辈言之繁者,乃“困惑”二字。我辈中人之所困,乃不明时贵,不知志重,信仰消淡,无所敬畏,无所担待。确如岩松所言“每代人均有不易,这代人却有肉眼可见之艰难”。这艰难在生,更在于心。是太安逸,未受磨难,身心脆微;是竞技大国,视“金”为重,说成功,比成就,却未教人摊破嘈杂,细数真意;是乏了如此揽内于外,浩然正气,止于至善,立身从行之上达之士。

噫,读书不专,行路亦不能,失重尔!是故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定当立身从行。

纷繁之世,喝时间之水,你可见清澈?看见之果少尔。该看见之看不见,之不能看见;看见之果浅矣,纵使看见亦尽慨叹,亦作看客。观今似秋貌,欣欣向荣,尽显丰硕,然则冬藏于内,摊破表象,或尽乎刺骨,却为真相,可见清澈。国之中国,今之中国,看似雄气续结,我道不如断想!时间煮雨,看人声鼎沸,物欲横流;看贫富分化,两极矛盾;看时不我待,机不同人;看过度娱乐,心无所适。

南国之冬,冬随秋颜,却暗藏肃杀。多时,在这一方作文章之事,看悠然学园,领风华国貌——是有柏拉图之理想国,卢梭之社会契约,雨果之悲惨世界,马尔克斯之孤独久矣。视乎大国,大步向前,物质之丰硕,冲击出商品文化,网络文化…不免冥想起那一方挣扎之人。静心思虑,忧然徘彻…叹尽生存,道不尽迷途!一面是蝼蚁之辈悉将双目紧着土中,是起早贪黑卖菜人,是烈日下清洁工,是风雨邮递员,是汗如雨下建筑工;一面是万千生灵浩浩汤汤,迷失幽暗深夜,红灯绿树不知魂归何处。

吾常孤夜独徘徊,星空抬见,繁星依旧,然再不见当年星光。亿万光年,弹指挥间,亦尽逝矣。无尽者,唯星空之瞩望,心中之道德律;不破者,唯立身从行,脚踏民土,止于至善。吾尤敬子恺,从“缘缘堂”至“护生画集”,一句“世寿所许,定当遵嘱”,沉淀以乱世爱民之慈悲心。

农业大国,立身从行,当亲触农民,亲感黄土。今之暑期有幸下乡,做学子村官,然不禁再道“看见或看不见”!你以为之看见是晚风拂柳花自香,然看不见锄禾日当午;你以为之看见是丰年留客足鸡豚,然看不见久旱土裂草生烟;你以为之看见是树树皆村色,山山唯落辉,然看不见辛苦遭逢起一经。多说农民善良淳朴,鲜说农民艰辛不易;多说农民踏实勤劳,鲜说农民过多无奈;多说农民之新农村新面貌,鲜说尚有许多人生活困难。多时,我们看见唯其排彻万难徒显一种正能量,一种人类精神汲取之源,慨叹他们竟已无私至此,藏起伤痛,给你健硕背影。无独有偶,但当今日城市化进程中,万千农民工让一座座新城势如破竹,平地而起,更有无数市场,车站,马路,有其熙攘背影,但当他们以瘦骨嶙峋画出城市之丰腴,然城市之大,却容不下他们卑微之愿,满足不了其基本权益,给不了其基本尊重。

王小波有言“于一条路上之时,心中想另一条路上之事”。无人告知何谓这条路,但确乎有另一条路之向往,无数人同是这样挣扎,无数个隐约跳动之中国梦,或大或小,竟让今夜之星空异常绚烂——房价低些,物价低些,看病不那般难,上学不那般难,就业平等些,工资平等些;尊重更多些,轻蔑更少些,精神更多些,物质更少些。余常思,有无这样两条路:一条能做文章之事,托起梦想,任“世间沉浮事,山中早晚钟”;一条不忘想及他们,那需要我们立身从行,关怀帮助之他们。是故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不必等那腊月飘雪,已然阵阵寒意。今为藏冬,须断想!


上一条:捡行李

下一条:遗梦